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签约名家 > 国画
梁弘当代实力派女画家
2019-01-14 08:41:00

 艺术简历:

梁弘当代实力派女画家,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。作品多次在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性美展中获奖、入选。并多次被美术报、扬子晚报、江苏电视台、宿迁电视台、宿迁晚报等多家媒体报道。出版发行《工-无界——艺术新视觉/梁弘工笔画赏析》(河北美术出版社);《中国美术家协会-美术家会员图册》(中国美术家协会/人民美术出版社);《意韵工笔系列--中国当代美术最具潜力画家第5辑梁弘》(江西美术出版社)。其代表作《晨曲》在“北京传是2013年秋季拍卖会”“全国工笔画获奖作品专场”中以253000元人民币被藏家竞拍获得。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、北京重彩画会会员、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理事、宿迁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沭阳书画院院长。
个人经历:

2010年作品《美好家园》入选“全国第2届中国画线描艺术展”。 

2011年作品《晨曲》入选“全国第8届工笔画大展”。

2012年作品《和谐之美好家园》在“中国当代花鸟画展”中获优秀奖。   
2012年作品《秋润苏北》入选“2012吴冠中艺术馆开馆暨全国中国画作品展 ”。

2013年作品《和谐—盛世谐音》在“相聚宜兴全国工笔画作品展”中获优秀奖 。
2013年作品《晨曲》在北京传是2013秋季拍卖会“全国工笔画获奖作品专场”中以253000元人民币成功拍出 。

2014年作品《静谧家园》在“重温经典--娄东(太仓)全国中国画作品展”中获优秀奖 。
2014年出版《中国当代美术最具潜力画家(第5辑)梁弘》ISBN978-7-5480-3042-3(江西美术出版社)。
2014年《美术报》第1065期(45版)1066期(55版)连续刊登“国色添香—梁弘花鸟画(一)(二)”。
2014年作品《故园清尘》入选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江苏省美术作品展览”。

2015年作品《花鸟》参加在北京中国文联美术馆举行的《大美西楚—宿迁市书画晋京展》(北京)。
2015年作品《静谧家园》获“宿迁市首届金鼎文学艺术奖”(江苏 宿迁)。
2015年作品《醉蝶》《葡萄》参加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的《情系西双版纳—全国白描写生作品展》(现代工笔画院、版纳州政协等主办)。 
2015年5月个人专题片《梁红(弘)—情真艺随》在江苏国际频道“长江视野”中播出 。 
2015年作品《牡丹》 两幅入选中国文化艺术网 河南省集邮公司出品的《牡丹二十品》邮票珍藏册。
2016年3月作品《白夜行》入选《首届江苏美术奖作品展览》(南京)。

2016年4月 参加中国美协江苏创作中心在南京、镇江等地举行为期五天的写生活动 (江苏)。
2016年4月参加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第六届会员代表大会并当选为理事(南京)。

2016年5月参加中国美协在浙江天台县举行的为期五天的“美丽乡村”写生活动(浙江)。 

2016年8月作品参加“百城百家-当代中国地域画风代表性画家学术研究展”(北京)。
2016年8月作品参加“吴蕴墨象·以真为师—姑苏五人书画展”(山东·崔子范美术馆)。 
2016年8月作品《拈花系列》入展“艺墅清风·禾城凉夏—全国名家扇面邀请展”(浙江·嘉兴)。

2016年9月作品《家园记忆》入展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成立三十周年优秀作品展(江苏·南京现代美术馆)。 
2016年9月作品参加“庆祝建市20周年—宿迁美术书法二十家提名展”(江苏·宿迁)。

2016年11月作品参加“溪山翰迹·形意工笔”全国工笔画名家学术邀请展(贵州·贵阳)。 

2017年1月个展《国色添香-梁弘花鸟画展》(江苏)。

2017年3月作品参加“大器 风范--2017美术日记”(北京)。

2017年5月作品参加“精微入玄-当代中国画名家小品学术邀请展”(北京)。

2018年12月参加“海上花岛”当代国画名家百人雅集(上海)。

2018年12月参加《盛世丹青-当代中国画名家精品邀请展》(北京)。

2018年12月参加《山风徐来-贵州省工笔画学会作品交流展》(北京)。

2018年6月《北京画院2018届方政和工作室师生展》(辽宁)。

2018年6月 《有韵清极一当代中国逸品画家2017年度学术展》(北京)  。

作品欣赏:

《刹那》 纸本设色 180cmx48cm 2018.jpg

 

《芳华-岁月静好》绢本设色 35cmx75cm 2018.jpg

 

《观自在-轨迹》之四 绢本设色 35cmx75cm 2017.jpg

 

《慢写春光》系列之三  33x33cm 硬卡扇面 2018.JPG

 

《慢写春光》系列之五 33x33cm 硬卡扇面 2018.jpg

 

《拈花》之六 绢本设色 宫扇 2016.JPG

 

《拈花》之三 绢本设色 宫扇 2016.JPG

 

《拈花》之一 绢本设色 宫扇 2016.JPG

 

《微澜-梵音》 140x38cm 绢本设色 2018.jpg

 

《微澜-绿》绢本设色 34x132cm 2018.jpg

 

《微澜-月色》175x47cm 纸本设色 2018.jpg

 

《微澜-紫》绢本设色 34x132cm 2018.jpg

 

《逍遥游》系列二 绢本设色 35x75cm 2015.JPG

 

《逍遥游》系列一 绢本设色 35x75cm 2015.JPG

梁弘作品集序言:

引言

当我被告知要写点什么的时候,就好像有应激障碍一样,变得压抑喘不过气。

虽然都是拿笔,但真的不擅长拽文。

那边还在催着,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,把画纸卷起来,找了个本和签字笔,开始冥想。

“三天憋出八个字”说的就是我的窘境。

别说,冥想还是有效果的,二十分钟后我完全忘记了我是为了写文章才坐在这里的。

最开始我在想我的猫,一只大概养了八年或者九年的猫。

我总会想到我的猫,哪怕出去写生,也会不自觉的跟家人在电话里唠叨起她。

之所以用“她”而不是用“它”,是因为心里她早就是家人了。

她不是我捡的,也不是我买的,是以前养的某只猫生的。

所以她就那样存在于那里许多年,谈不上有多喜欢,也并不讨厌。

猫很普通,没有品种,就是只白猫。但她的眼睛碧绿如玉,倒是令人嫉妒的漂亮。

唯一烦人的是她总是一茬接一茬的生,所以你经常看见我在朋友圈送猫。

其实这也挺令人敬佩的,算下来她得有百十来只后代了。

刚刚过去的二十分钟里,我所想的是她的一生。

因为她年龄很大了,我每天都在等待却又在回避这个问题,她迟早会死。

她留下了什么呢?

按理说她在这个世界上也存在了十年,有那么多孩子,但我却总觉得她的一生是孤独的。

是除了我以外不会被任何人、任何猫铭记的。

这很好笑,因为我都总结不了我的半生,却在担心她短暂的猫生。

正思量着,她不知打哪儿回来了,在我的画案下、脚下又是蹭又是绕。

她总会像这样消失几小时,然后又像这样准时出现。

我知道她是回来看我的。

人的一生会与很多人相遇,但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。

现在这一刻,我是无比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。

过去她总会抓点老鼠和鱼送来给我,虽然不受待见,但这些已经是她的最大努力了。

现在她老了,更多的是陪我在这坐着。

或许她是幸福的一方,在她眼中我才是需要被照料的。

她拥有一片花草丛,她常在屋顶上晒太阳,

没有什么事情等着她去做。

她无忧无虑,可以在仲夏夜迎着月光一个人走很久。

她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,也不需要向谁证明什么。

相比之下,终日忙碌的我更像是不幸的一方。

所以那些老鼠、鱼儿都是她用来慰藉我的。

画家绝不是个美差,至少我觉得不是。

创作是一个精神和肉体双重煎熬的过程,

年近半百,没有名声大噪,没有万贯家财,

只落下疼痛的关节和一堆还可以画的更好的作品。

如今要做的这本集子,

在我看来,是对我半生心血的一个见证。

至于评价,还是要看我后半生的造化了。

所以我常告诉自己和身边的人:

艺术的路很长,没有人能真正走完,

我们前赴后继,

如同旷野中的火种一般挣扎,

或引燃,点亮一片,或熄灭,消失不见。

我还没写完,猫已经呼呼大睡了。

这的确不是什么能让她提起兴趣的工作。

她老了,我也老了。

 

但我很想和她一起,在仲夏夜,披着月色星光散步。

逍遥游随笔:
冬至深夜,我见母亲还没有回屋休息,便去二楼最东边的画室寻她。
 
这屋子两面透光,白天热气聚得快,如同温室一般,几张桌子推在一起,铺上白毡,又饰上些花草,母亲在里面创作,倒也是怡然自得。
 
可一到晚上,热气散得也快,我担心她的身子,便想劝她早点休息。
 
还未开口,母亲便起身问:
 
“你看我这幅画起个什么名字好?”
 
我最不善给画命名,一来是文字功底太差,当年高考满分200分,我考97。二来是对国画抱有偏见,主要是对题材的偏见,千年前的文人就在画竹,千年后拿着手机,刷着微博的画家还在画竹,况且诗词歌赋也都被用烂了,实在是激不起拟名的兴趣。画来画去,无非就是:蜻蜓立荷尖,彩蝶落花田,青竹知鸟语,梅兰笑俗颜。想必有几百万幅花鸟画作品可以跟这四个题目相互将就一下。
 
我边琢磨着边走到案前,正思量着是用“蜻蜓立荷尖”还是“梅兰笑俗颜”来对号入座,却被母亲笔下的作品惊艳到了。
 
画面上一轮明月,两条金鱼,几瓣落花,别无他物。
 
不等细看,却已身入流云之中,忽而一阵清风,烟云散尽,皎月当空,俯身一看,可见微光星星点点,或是灯火,亦或是星辰。忽然一条巨鱼从头顶呼鸣而过,又沉入云中,正要追赶过去,方才察觉自己并非别物,竟是画上那条正在挥鳍曳尾的鱼,即便如此,也无过多杂绪,只觉无拘无束,无畏无惧,无悲无喜,仿佛可化作清风,亦可化为流云。
 
“想到了没有啊?”
 
“什么?”我方才回过神来。
 
“题目!”
 
“哦,对,题目。”我虽嘴上应着,心里却还在想着那条从头顶消失的巨鱼。脑海中念着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”便脱口而出:“不如就叫‘逍遥游’。”
 
母亲并不知庄子的《逍遥游》,更不必说宋荣子定内外、辩荣辱,列子御风而行的故事了。然而却对这“逍遥游”三个字一见倾心,不禁放下画笔,连声说妙。
 
妙不在我,妙在这三个字恰恰映射了母亲的心境。虽远不及庄子列子,却也能有“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,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”的为人之道。用大白话讲,就是有点傻、有点憨。然而这股傻劲儿,却也是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。若费尽心思与人做口舌之争,花尽时间与人分高下之别,何以修其身,养其性,精其技,成其业?
 
母子俩相视一笑,收起画笔,关灯,闭门,离去。
 
我回望过去,月光透过窗,正好洒在案子上,画中的月亮被映得愈发清亮,屋子似乎只有那一轮明月,两条金鱼,几瓣落花,别无他物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章益嘉 2015年1月17日

(责任编辑:)
点击排行
名家推荐
市场分析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北里甲11号楼西侧201室
E-mail:2924335206@qq.com
Copyright © 2016 yihaizg.com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
华夏书画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6333号-2